当前位置: 杭妮小说 > 都市言情 > 渔人传说 >

第四二五章 失望与惊喜

第四二五章 失望与惊喜

一家之煮 直达底部
    随着新增加了一条船,人手自然也增加了不少。可很多从事潜水打捞的战友都知道,如今公司招聘最多的,反倒是人数不断增长的安保队。

    虽然不明白庄海洋为何这样做,可有些战友还是猜测到,这应该是为船队未来出远洋做准备。待在本国海军活动的海域,风险自然不会太高,而到了境外就不一样。

    真在茫茫大海之上,碰到什么突发情况。相信最终能依靠的,还是公司聘请这些专业且接受过特殊训练的安保队员。有这些人跟船,他们在海上也会更安全。

    至于说有新队员,看到执行警戒任务的安保队员,竟然配备了武器,虽觉得有些意外,却也知道这是防患于未然。在公司这么久,他们也听说过有人抢船的事。

    要是再碰到那样的情况,即便他们都参过军。可赤手空拳的情况下,如何应对那些荷枪实弹的武装劫匪呢?给安保队员配备武器,更多也是一种自卫措施。

    况且,一号船上的队员都看到,那些武器似乎是庄海洋从海里拎回来的。至于藏在什么地方,他们却不清楚。至少他们平时居住的船上,还是从未看到武器的身影。

    这也意味着,即便碰到有人登船巡检,相信也查不出什么问题来!

    看到首筐被吊上船的沉船物品,一众战友也好奇的打量了几眼。在王言明的示意跟叮嘱下,很多战友也把目光移开,重新盯着放吊索的海面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钱云鹏等人,则开始在庄海洋的指挥下,继续清理发现尸骨的船舱。等到确认没什么遗漏,一行人又继续往旁边的船舱游去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船舱,同样显得有些空荡,钱云鹏也很诧异道:“海洋,这船不会是空船吧?”

    “不太可能!如果是空船的话,怎么会有这么多护卫呢?这种船并非战船,有这么多护卫拼命保护的货船,想必船上应该有东西的。多点耐心,慢慢找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!兄弟们,都仔细点,别放过任何有价值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听着钱云鹏说出的话,庄海洋也是笑了笑没说什么。他很清楚,现如今很多战友都知道,相比打渔的分成收入,打捞沉船的收入更高,而且还能长期得到分红。

    那怕第一笔分红不多,后续不断发放下来的分成,累积起来的数字,真心不比打渔少。虽说打捞沉船更辛苦一些,可实际也花不了他们多少时间。

    连续搜了两个船舱,只找到几筐不怎么值钱的东西,待在船上的王言明也嘀咕道:“这次打捞上来的东西,好像有些凌乱啊!就连瓷器的数量,似乎也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这才刚开始,不着急。打捞沉船,谁敢说每次都捞到宝船呢?”

    站在王言明身边的洪伟,虽然也有些犯嘀咕,却还是安慰了两句。在他看来,打捞沉船有时也跟赌搏一样。没掀开底牌前,谁敢说稳赢不输呢?

    就在庄海洋领着众人,走进倾覆货船的客舱时,看着堆在客舱一侧的不少黑块状物体,庄海洋直接游了过去,捡起一块用力擦了一下,很快发现黑块泛出银光。

    望着这一堆凌乱如乱石的硬物,庄海洋也笑着道:“鹏子,多拿几个筐子,这里有好东西。如果我没看错,这应该是一堆银子。虽然纯度不算太高,但也很值钱呢!”

    “收到,马上就安排!”

    一听找到一堆银子,钱云鹏跟进船负责捡拾的战友也高兴了起来。谁都清楚,相比那些生锈的刀剑,想来应该还是银子更值钱。何况,这还是一大堆的银子呢!

    考虑到银子份量比较重,钱云鹏也跟战友分开合作,先把那些大块的银锭给捡拾起来。而后送到船外,交给等候的战友装筐。满了之后,便通知上面进行起吊。

    望着这筐黑块状的东西被吊到船上,已经有过几次打捞经验的王言明,顿时眼中一喜道:“好东西!快,赶紧抬到杂物舱,再多放几个空筐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收到!”

    那怕筐子拎起来有点重,可负责抬的战友依然高兴的很。虽说这些块状物,看上去不怎么起眼。可以他们的经验也知道,这应该是最值钱的贵重金属。

    唯有金属沉没于海中,才能保存这么久的时间。看这一筐的份量,等运回国内的话,相信也能卖出不少钱。打捞到的贵重金属越多,他们能分到的奖金自然也就越多嘛!

    在钱云鹏等人捡拾银锭的过程中,庄海洋却把目光投入到一具骸骨旁边的铁木箱中。将铁木箱捡起打开,很快看到存放在里面的东西。甚至于,很多都保持着光泽。

    挑出其中一颗,庄海洋也很高兴的道:“不错!这玩意,应该是南珠吧?这么珠润且大颗的珍珠,如今还真不多见。估摸着,这些珍珠应该能卖不少钱。”

    从中挑了几颗色泽饱满且大的珍珠,直接将其扔进定海珠空间内。剩下装在箱子里的珍宝,都被庄海洋递给负责传递的战友。而这些战友,并不知道有东西消失了。

    对庄海洋而言,这样做看上去有点损公肥私的感觉。可实际上,如果他不愿意带这些战友打捞,以他的本事,要独自打捞这艘沉船,相信一点问题都没有。

    并未查看里面有什么的战友,直接将铁木箱递给外面的战友。而这些战友,同样都没打开看里面有什么。不是不想,而是不想触犯纪律,让别人觉得自己会贪污。

    沿着面积不大的客舱转了两圈,庄海洋又从腐朽的柜子里,扒拉出两颗四四方方的黑状物体。将表现的污渍擦拭干净,很快看到黄色的光泽。

    就在其它战友觉得,这应该是黄金时,庄海洋却笑着道:“这两块还真是好东西!要是送去拍卖的话,估计能拍出天价来。”

    “海洋,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田黄石,听说过吧?如果我没猜错,这两块应该就是田黄石,而且还是印章!”

    事实上,在扒拉这堆腐朽的灰烬过程中,其中最大的一块已经被他收进了空间内。对当代的文人墨客而言,都希望有一枚田黄石雕刻的印章。

    本身也热爱收藏的庄海洋,看到这种好东西,怎么可能不收藏一颗呢?剩下这两颗,估计根本不会送上拍卖会,就会被公司的股东私下收藏了。

    得知这是好东西,钱云鹏等人脸上更是高兴。只是没等他们收拾完,看了看时间的庄海洋,也很直接的道:“鹏子,收拾完这些,你们上浮,换三组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虽然有些舍不得,可钱云鹏依然知道,长时间待在这么深的海里,对潜水员身体也会造成很大的负担。反正他们也捞了不少好东西,也应该留点给其它战友过过瘾嘛!

    在二组准备上浮的同时,等候多时的三组组长林子涛,也收到庄海洋的指令,随即道:“三组队员,全体都有,开始做好下潜准备!”

    “收到!”

    当二组潜水队员,陆续浮出水面,开始回船上休息时。三组的潜水队员,沿着吊索很快抵达海底。而庄海洋依然已经待在船外,等待他们的到来。

    “三人留守船外,负责接应给装东西,其它人跟我进船。把筐子带上!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安排了三名潜水队员,在船外负责接传物品,其它人也顺着破开的洞口进入沉船之中。看到尚未打捞完毕的银子,很多战友都显得极其兴奋。

    等捡拾干净后,庄海洋也继续道:“涛子,你们跟我去货舱看看!我觉得,底舱应该还有一些好东西。下潜时都注意点,这艘船破坏的蛮严重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在一艘倾覆的沉船内,那怕看上去船体似乎很坚固。可谁也不敢保证,他们真撞到船体时,会不会导致船体垮塌的情况发生。一旦被压在沉船内,那也是很麻烦的事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一旦在这么深的海下受伤,那后果绝对是致命的!

    正是缘于这种危险,每次在船内游走时,庄海洋都会告告诫队员小心。很多时候,庄海洋都会首先进入,确认没什么危险,再让其它战友陆续进入封闭且黑暗的船舱内。

    当一行人,来到堆放货物的底舱时,很快发现底舱内堆放了不少石头。这些石头,有过打捞经验的林子涛等人,也知道这应该是压舱石,自然没什么打捞价值。

    只是在放弃前,他们也会询问庄海洋,这些石头值不值得打捞。在鉴定沉船物品上,庄海洋无疑是专家级别的存在。前番打捞到的翡翠原石,也正是庄海洋发现的。

    如若不然,那批翡翠原石,估计也会被当成压舱石直接放弃呢!

    面对林子涛等人的询问,庄海洋也仔细查看了几块石头,很快道:“这是压舱石,没什么价值。去看看那几个箱子,那里面应该会有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等到一行人,来到几个铜质的大箱子前。看着依旧锁死的古锁,林子涛也很头疼的道:“海洋,怎么办?这些箱子,看上去死沉死沉的,打不开啊!”

    “你们让开,我来试试!这些箱子,埋在海底这么多年都没腐朽,看来也蛮有价值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的庄海洋,直接用手捏住铜锁,而后使劲用力将其一扯。看到从锁体上脱落的铜锁,林子涛等人又兴奋的道:“快打开看看,里面究竟有什么?”

    当箱子被拉开的瞬间,众人一下变得目瞪口呆道:“这,这,这不会都是金子吧?”

    望着箱中并未生锈的,还泛着灿烂黄光的器物,这些战友第一反应就是发了。这么一大箱用黄金打造的器物,那价值只怕真的无法估量吧?

    唯有取出一件器物,仔细查看了一下的庄海洋,却摇头道:“不是黄金打造的,都是铜制的古董。虽然没黄金那么值钱,可这些东西年份久远,应该能值不少钱。”

    “啊!不是金子做的啊?”

    听到战友有些失落的声音,庄海洋也笑着道:“古时黄金平时就不多,那有这么多黄金打造这些器物呢?这应该是古代的黄铜器物,在古代也很值钱的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放到现在,又保存的这么好,相信送拍的话,每件价格也不低。尤其这种黄铜打造的佛像,价值应该也很高。行了,先把这箱东西清理出去,再把箱子也吊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“抬的时候,切记小心,箱子最好两人抬,这箱子份量不轻!”

    打开箱子的时候,庄海洋已然看到,箱子只是外表蒙了铜皮。而里面,其实也是木头。埋在海底这么多年,箱子木头竟然没烂,想来这些木头应该也不简单。

    暂时来不及分析箱子由什么木头做成的庄海洋,自然不会放弃把箱子一并打捞走。等庄海洋清理到,两个看上去明显小一号的木箱时,却还是忍不住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从箱中抓起一块黄灰色的石块,仔细的查看了一下,庄海洋也忍不住嘀咕道:“这玩意,不会就是所谓的狗头金吗?那这箱子里,估计都是金锭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庄海洋的嘀咕声,在旁边的林子涛瞬间欣喜道:“这些都是金子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!具体的,等东西捞上去再说。看这架式,船上有价值的东西应该不多。我让一组下水,让他们过来帮忙。早点把东西打捞完,咱们也早点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好!这么多好东西,我们一组人手,还真有点忙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接到庄海洋的指令,已经休息一段时间的朱军红,随即道:“一组全体都有,准备下水!”

    虽然没看到三组的潜水员上来,可一组还是直接的潜了下去。等朱军红进入船舱,看到陆续被打开的箱子时,也知道这些箱子里的东西确实都价值不菲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很多东西没办法整箱的抬出船,只能一件件的转移出沉船。这样一来,需要的人手就多了。而这些箱子,筐子也装不下,需要捆绑后吊拉上船。

    当第一筐黄铜打造的器物出水,望着灯光映照下的器物,留守在船上的队员都兴奋了起来。在这些队员看来,这么黄灿灿的东西应该都是金子。

    要是他们知道,这些都是黄铜打造的器物,想来也会觉得很失望吧!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Copyright © 2010-2019 杭妮小说ALL Right severed